我一路顶着大雨回家,别人都是在奔跑,然而只有我还是慢吞慢吞的,大概我觉得就这样淋雨也不错,我走在街灯明亮的街上,下着大雨,象个神经病,又象个孤独患者。
莫名其妙的心情很不好,回到家里,把东西随手一丢,打开沐浴器,狠狠的冲了个澡,仿佛这样,我会觉得心情要舒畅点。
躺在床上,我想起了很多事,有未来,有梦想,有友情,有爱情。有时候我觉得我确实是太矫情过头,如果我做象陈鹃讲的没心没肺大概也就不会有什么难在吧,但是我做得到吗?我其实也不知道,我承认我对生活确实是有失望和彷徨,然而我却一直在给自己打气,深怕我抗不住就会堕入泥沼
做人其实何必这么累,每天吃吃喝喝睡睡不也挺好。但是人类总是爱找一些东西给自己背。我现在喝酒已经不敢再喝醉,害怕醉了就会忘记我是谁。所以这几天虽然是在连续喝酒,深夜不归 但我还是保持着清醒。我还有梦想。我现在真的是很厌恶这种生活。所以才会在欢笑场时都还惦记有书没看,但我好像又无法逃脱,明明是很想好好的活,但是不知为何,又偏偏经常涉足其中,大概是我怕寂寞。
做人最累的就是与人交心,还有就是身揣梦想。然而我偏偏都沾到。在朋友间,尽心尽力的想维持一份感情,不断努力经营,有时候宁愿委屈自己去迎合,但偏偏还是事与愿违。人就是这么犯贱,别人一直对你好,但只要有稍须不如你心,你就会一直惦记他的不好,而忘记他对你的好,反而一直对你不好的人 ,只要有天反常的对你好点,你就会一直记挂,认为他值得交。难怪伍洋说人都是犯贱的,但又偏偏乐此不疲。而梦想这种东西,总是奢侈着,却又能支持一个人活下去,我有过很多梦想,也曾想拯救全世界,也曾想流浪,然而现在我知道,大都不现实,可是我偏偏不忍放弃,至少我能有一个梦想,并且天天它都在提醒我为何而活,要怎么活。
我现在最 想去南方,因为我记得我曾对某个人说我想去看全世界,追寻永不下坠的阳光,看所有的故事,在海与天间流浪。然后等我到老,我就建一座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和她相伴倒老,看每天的日出日落,在海边拾贝壳,吹海风,我一直没忘记,我也在努力,哪怕当时我对她说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我身边。我有许多热情想要给这个世界和所有人,不怕输,不信命,尽人事,爱得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