伤感不会比快乐更深,期望的也不会大于失望的。我好像丢失了灵魂,在某一条街的某个小店。期待的许多东西是不会来,但是失去的却怎么也数不尽。
我幻想有几千个的吻,在某个给的美梦,让我不愿意醒来,如果一起都只是一场似真如实的梦,那么让我睁开眼去看天明。
我听闻一个算不上朋友的朋友离开了,他是否去一个真切的没有痛苦的地方我不知道,可是对于这种生离死别我却不自主的习以为常。是我冷漠还是不得以让自己看破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
我不怕哪天我再睁不开眼看几千万里上的阳光,我没去过多少风景,历经多少故事。然而这些都并不值得我在意。如果人生总是等待,又怎值得坚持下来。
所有人都值得被铭记,所有故事都可以当没发生 ,所有的事最后都将消失于无终,而思恋,也将是我最奢侈的事。记得往前某年也有人与我相依靠,那时候尚还不知道这世界的不好,所以一边幻想,一边寻找。直到梦全被跌碎,只能抱着仅余的不甘安于现状,随波逐流。
然而总都要往前走,不管愿不愿意,舍不舍得,总有一天终会与回忆相安无事,握手言合。我不喜欢听矫情的歌,也不喜欢伤心的时刻,却不代表我总是欢笑,只是习惯了往心头藏。所有的疯狂也会有天归于安详,所有的故事也会被遗忘,我能做的或正在做的只不过是让自己习惯就好。
可能人大多都贱,才会矛盾着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