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他们明天凌晨两点左右就要开始干活,晚上睡的早,白天在街上忙,我上班忙,又很少到街上买菜,见面的机会很少。
在有一天看见他儿子在家,我很惊奇,就问王哥老婆:你儿子什么时候回家来了?
她说:你呀,这都在家干包子店三个月了,还叔叔呢!哈哈哈哈!
她非常得意地告诉我,现在他们全家都是儿子员工,只干活不要钱。他们表兄弟两个,每个人每个月能分5500多。
自此,我抽时间专门走访了包子店,小伙子长的帅,穿着白色的工作服,显得更加精神,忙碌的一刻不得闲,看到我的到来,急忙给我盛包子,我拦住了,那一刻我很感动。然后又给我敬烟,令我惊讶的是,竟然是十元左右的烟。
我直接说了:我的乖乖,什么时候档次降低了!
他笑着说:挣钱不容易!
王哥老婆说:有时候干累了,也会发疯,摔碗,摔一个没事,摔两个,他老表就吵他,我们都不理他,发完疯,他还继续干活。
说完了,笑的哈哈哈的。
现在,男孩从天上落到了地上,地上有人情、有烟火、有关系、有比较,任何人的幸福都不是凭空得来的,都是自己一份力一滴汗的结果。
他们不再注重各种花哨的形式,每次小两口从街上回来,手里都会拿点零食,悄悄地说着话,不知道谈些什么,像是在计划什么事情。
前段时间,王哥问我:现在买什么车好呢?
我说:买车干什么?
他说:人家都有了?
我说:你儿子什么意见?
他说,他儿子不愿意买,说挣钱不易,车是纯消费品,想在县城买个门面房,将来做生意用!
如今男孩当爹了,在年初一的零点四十分,孩子出生了。
在2016的情人节,他还会买花吗?还会去唱歌吗?还会去逛街吗?还会去给老婆买金饰吗?
王哥老婆说:你看看,这孩子过日子吗,到处买的都是尿不湿,你看看,这一堆,这一堆,这一堆,长到三岁也用不了!
不知道,鲜花真插到孩子用过的尿不湿上面,还能活多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