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内蒙的、黑龙江的、济南的、合肥,最近的也就是临沂的。
每次和王哥老婆聊起他儿子,他都说女孩的家人都很满意,但都希望他儿子能跟着女孩家生活,王哥的老爹是传统思想的坚守者,是宁死不同意的。
最终,王哥家人和亲戚就给他儿子介绍对象。
每次,他们两口子都会偷偷地让我看看女孩。
有的女孩老实,有的女孩活泼,其中,他们最满意的一个女孩,长相比较甜美,皮肤白皙,说话温柔,他们准备订婚了。
女孩和男孩外出很多次了,再一次准备谈婚论嫁了的时候,女孩帮助王哥老婆洗刷的时候,露出了纹在左手拇指上面的一朵蓝色玫瑰花。
晚上,王哥家就向媒人坚决地表明了态度。给女孩先期买的戒指也不要了,女孩不要再来找他儿子了。
没有过三天,王哥的亲戚又给他儿子介绍了一个。由于两家村庄是邻居,相互知根知底,就定日子准备结婚了。
在结婚之前,男孩给女孩了各种浪漫,每天都往家里买鲜花。王哥的老婆说:“王八蛋,不过日子,一天到晚的买鲜花,能当饭吃,现在弄的洗衣机里放的都是鲜花,没有地方放了!
她还拉我去她家看,到处只要能插鲜花的地方,都插上了,家里的洗衣服用的大铁盆里也是满满的一盆。
王哥两口子一直担心,就这样的两个孩子,将来结婚了怎么办呢?他们俩叹着气说:走一步算一步吧,反正我们都有死的时候,随便折腾吧,折腾死散伙!
男孩毕业后结婚前,抽烟都是大中华,每天一群年轻人,吃喝打麻将唱歌。
结婚的时候,本来买了四千元的烟花,结果,男孩又带着朋友们到对面的烟花店又搬了一万元的烟花,整条街上摆满了。这个时候王哥气就要骂,他老婆已经开始叫骂了。被我拦住了,既然已经搬出来了,这么多人给你儿子留面子。就这样,两口子叫骂着忙其他的了。
婚后,男孩带着女孩去芜湖打工了,男孩跟着女孩的表哥干装潢,女孩则超市做服务员。偶尔,回来一次,抽的烟从大中华变成了二十元左右的了。
王哥说:这孩子能作害死人,吸烟都是吸二十的。
我说:他以前都是五六十的中华烟呢!这是进步,说明自己挣钱后,知道挣钱难了!
王哥笑了,没有说什么,摇摇头,应该是悲喜交加吧!
女孩怀孕了,只好回家待产。王哥两口子知道儿子的情况,害怕他在外再胡搞,誓死一般地把儿子缠磨回来了。
就这样,男孩和表哥一起在街上干起了包子店。